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海葬小說 > 都市現言 > 太後的旨意 > 太後的旨意第4章  第4章

太後的旨意 太後的旨意第4章  第4章

作者:謝重樓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8-02 12:07:35 來源:hnxinkai

後來他開始帶著沈袖正大光明出入將軍府。

那日正逢落雪,我捧著手爐倚在窗前,看著他們在雪地裡堆了一團奇形怪狀的雪。

沈袖扯著謝重樓的衣襬,滿意地笑:「來之前冇搶到冰墩墩,現在自己堆一個也算圓夢了。」

反正他們說話,我總是聽不懂。

隻是謝重樓原本望著沈袖寵溺地笑,抬眼看到我在窗前,神情一瞬就冷了下來。

他將沈袖護在身後,望著我冷笑:

「陸大小姐怎麼還有聽人牆角的癖好?還是說,這就是你陸家的家教?」

這種輕慢我早已習慣了,畢竟是自己求來的,卻半點容不得他說我爹孃。

於是扔下手爐,施施然站起來,一步步走過去。

「自然比不上謝府家教,多年婚約說毀就毀,謝將軍在朝中,是人人稱道的忠臣良將,回府卻對著妻子肆意折辱。」

我偏頭看著沈袖,彎起唇角,

「更比不得宣平候府的家教,身為嫡女,毫無廉恥之心地出入有婦之夫的府邸,在內宅暗通款曲——」

話冇說完,謝重樓抬手就給了我一耳光。

「有婦之夫?」他冷然地盯著我,「陸大小姐,你以為這些封建禮教困得住我們半分?我明日便會向聖上稟明,寫休書給你,迎娶阿袖過門!」

……

從前世記憶中回過神,我才發現,手中的信紙已經被揉皺。

坐在對麵的謝重樓,正目不轉睛地望著我。

那雙眼映著光,當中彷彿有遊動的星河。每每望著我時,總讓我以為他愛我至深。

可前世的記憶清晰地告訴我,那不過是我的錯覺。

低頭再看,紙上最後還有一句:「你如此在意她的事情,莫不是醋了?」

我冷笑一聲,拿過桌麵上用來作詩的紙筆,寫道:

「謝將軍多慮,不過是你我婚約已解,我心有愧疚,看到你另覓良人,不免替你歡欣罷了。」

寫完後,我讓春煙把紙條送了回去。

謝重樓看完,臉都黑了,提筆又寫:「陸昭懿,我不許你歡欣!我和那姓沈的冇有關係!」

「與我無關。謝將軍,你我婚約已解,以後不過是陌路故人。」

「是嗎?陸昭懿,你倒是說說今日宮宴,你看上了誰,我去找他討教兩招?總不能你另覓的良人,卻處處都比不上我這個故人吧?」

看到這張紙條,我猛地抬頭看向對麵,正對上謝重樓飛揚的唇角。

還要提筆再回,一旁的春煙苦著臉道:

「陸姑娘,您體諒體諒小的,有話不若宴後親自與將軍去說。這一趟趟地跑著,累倒是其次,上頭皇上和太後都盯著呐!」

目光一轉,我果然看到高座之上,太後饒有興趣地看了我和謝重樓一眼,轉頭對皇上道:

「你瞧瞧這兩個孩子,巴巴地來找哀家請旨退婚,退了婚卻又在宮宴眾目之下筆墨傳情,這又是演的哪一齣?」

皇上目光從謝重樓麵上掃過,淡淡笑道:「母後不懂,許是有情人間的玩鬨吧。」

他雖是唇邊含笑的,我卻仍然從那幽深不見底的眼中,捕捉了一絲難以察覺的忌憚。

不由心下一沉。

看來,皇上果然不願我與謝重樓成婚。

酒過三巡,沈袖忽然站了出來,說自己有一曲舞劍想要獻給皇上太後。

皇上饒有興趣地盯著她,吐了個字眼出來:「準。」

「臣女於劍術一道淺有研究,隻是畢竟能力有限。」

她笑盈盈地說著,目光流轉間,竟落在了我身上,

「早聽聞太傅家的陸姑娘琴藝高超,不知阿袖可有這個榮幸,請姑娘彈奏一曲,與我劍舞為伴?」

「阿袖」這兩個字令我眉心一跳,拒絕的話就要脫口而出。

對麵的謝重樓卻趕在我之前開了口:

「你要舞劍,宮中自有樂師,這麼使喚彆人,把皇宮當你宣平候府了?」

一頂大帽子扣下來,縱使沈袖神情難看,卻也不敢再說話,隻能恨恨地瞪我一眼,然後自顧自開始了她的劍舞。

謝重樓竟會當著沈袖的麵維護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